专访创客没空创始人徐琨:让每个孩子都有成为创客的可能

当今年初所有机构都在为疫情发愁、有一堆账单要付却没有收入的时候,创客没空的创始人徐琨也曾好几晚没睡安稳。

不过,他很快发现,疫情期间开发的免费线上课程好评不断,甚至有家长主动提出希望支付一定费用,他相信有这样的家长和学生在,无论多困难的局面都会过去的。“没有一位家长在疫情期退费”,当他告诉STEAM在线的时候,眼神里闪烁着一丝自豪和骄傲。

这确实非常不容易。但在STEAM在线看来,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当徐琨正要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有一个大约6岁的小男孩上完课,笑盈盈地小跑过来和徐琨拥抱告别,徐琨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小男孩又开心地离开了。

四年来,创客没空通过优质的课程教学和耐心周到的服务,在孩子们和家长心中种下的小树苗已经渐渐长成一棵健壮的大树,可以抵抗外界的疾风劲雨。

因此,徐琨的心变得安稳下来,按照一贯的从容组织起线上科普物理课,为孩子们免费讲解量子力学、相对论这些看似深奥其实可以用有趣形式激发兴趣的知识。在疫情期间,这种形式受到孩子们的喜爱追捧和家长的良好反馈。

对教育的极大热忱以及遭遇困境积极面对的态度,相信正是徐琨创立创客没空并坚持到如今的原因。

一、从地下室起家成立创客没空

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的徐琨,最早并不是做教育,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外资电梯公司做总监助理,整天与客户应酬、打交道,后来又到了广告公司。这种繁忙的生活不能满足徐琨的内心渴求,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后来广告公司的老板把一个业务下滑的部门转型为教授成人PhotoshopS和AutoCAD的进修学校。种种机缘巧合,徐琨自告奋勇接手了这块业务,可能父母都是教师的原因,徐琨发现自己在教育方面颇有天赋,上手很快,从此决定在教育领域探索,做过企业培训、网络教育等项目。

2008年徐琨的大学好友叶琛创立DFRobot(上海智位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徐琨参与协助做了很多运营、管理工作。公司主要从事开源硬件、机器人产品、人工智能和创客教育产品。旗下品牌包括“蘑菇云创客空间”、“蘑菇云创客教育”等,用户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学校、创客个人以及机器人团队。

在创客教育B端市场走出一条成熟的发展道路之后,徐琨把视线转移到更广阔的C端市场,由于近些年国家对于科创教育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重视,所以普通家庭对创客教育、STEAM教育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2016年初,徐琨在DFRobot的支持下创立青少年创客机构“创客没空”,寓意小创客们忙着学习前沿的科技知识,忙着把自己的创意想法变为现实,所以创造很忙,创客没空。

最早的生源是自己亲戚或朋友家的孩子,上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普遍反馈挺好。于是徐琨租了上海花木某个商场的地下室,在商场和附近小区发放传单,由于课程比较新颖,制作融合了3d打印技术的机器人,所以吸引了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体验。课程很有趣,但试听之后却没有人报名,这让徐琨觉得很奇怪。

经过一番沟通之后,徐琨了解到,很多家长认为课程没有太大的实际用处,再加上店面开在破旧的地下室,家长没能对创客没空给予太多的信任,更何况要提前交付一年的学费。

于是,徐琨和团队针对问题进行改进,将一年的课程期限缩短到两个月,就有11位家长帮孩子前来报名。因为课程创新有趣,有10个孩子在上完短期课程后续了一年的费用,从而获得了一年的运营成本。

在徐琨和团队的坚持努力下,创客没空的课程口碑逐渐传播开来,学员从最早的10名发展到如今的400多位,教学点也从简陋的地下室发展到位于上海繁华地段的三家直营店。

二、最重要是将STEAM的想法变为现实

由于自己从小喜爱模型制作,加上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所以徐琨对于创客制作本身非常熟悉,但他觉得远远不够,还需要在师资和课程开发上下足功夫,于是邀请毕业于纽约大学、华师大的老师作为课程开发、师资培训的负责人,耐心打磨课程和培养老师。

课程研发前,徐琨会和老师们一起沟通探讨,将技术点涵盖在课程中。创客没空所有的老师都需要参与课程的研发,他们之前基本上都有DFRobot的工程师经历,技术能力很强,教学技巧也偏工程师思维,有时会过于硬核,但好在他们都很爱孩子,对小孩子有极大的责任心和耐心。

徐琨认为创客没空不是流水线出教案的机构,自身研发能力很强,在技术高度够的同时,喜欢且善于抓住热点技术。因此创客没空的课程涵盖了很多方面,包括“机器人星球”、“造物车间”和“3D打印”等模块,使学员有机会学习国际前沿的创客技术,脱离传统积木化机器人教学。学员通过PBL式的学习,完成项目作品,实现创意想法,展现阶段性成果,并参加相应的国内、国际赛事。

徐琨认为核心还是STEAM,最重要的培养目标是将STEAM的想法变为现实。比如学了两年的课程之后,老师会提供一个想法,比如让孩子制作一个智能垃圾桶,小朋友能够自己鼓捣一堆元器件,加上3d打印、激光雕刻将智能垃圾桶制作出来。他们提供给孩子的只是一堆基础的传感器和一台电脑,孩子需要运用他们所学的电子、机械、编程知识,将创意变为实实在在的东西,这种形式也被成为“创客马拉松”,都需要孩子的创新能力。

徐琨边说边拿起了一个小小的激光打靶器说道,“别看这一件小作品,里面蕴含着很多的创意,比如击中靶心之后如何倒下去,记分牌如何显示等等。其中的美工设计、逻辑编程等等都来自小朋友天马行空的想法。”

徐琨介绍道,去年夏令营的主题是制作一个格斗机器人,小朋友用3D建模做格斗机器人,相互pk,玩得不亦乐乎。今年比的是制作废柴机器人,没有很高的目标设定,只要将没有用的机器人做出来。最后的奖项是用废旧环保材料做的机器人,看谁做得最好看、最有创意。小朋友玩得非常开心,将所有想得到的材料都加到自己的机器人上。小孩子们发自内心的热爱自己所做的作品,并深感自豪,迫不及待地要将自己作品分享到抖音上。

三、让每个孩子都有成为创客的可能

徐琨认为现在学生学业压力特别大,家长也怕小孩输在起跑线上。与其让现在的孩子学得快学得深,不如学得广,发展自己的兴趣。这点和STEAM教学理念是一致的,都是注重跨学科的相互融合,强调综合运用。创客教育为小朋友提供一个自己的空间和小天地,让他们在这里想自己所想的,并将想法成为现实。

徐琨认为这么多家长、孩子的信任与托付是创业四年来的最大收获,包括与学生的交流沟通。有些孩子具有超高的主动学习能力,有些孩子非常热爱创客的技术,小学一二年级把编程搞得非常透彻,找到了兴趣所在。还有些小孩子在创客教室里找到了避风港,发挥创意,找到自己的小天地。有的男生小手工做得非常优秀,有的女生在编程上展现了非常强的能力......

徐琨认为创客没空的宗旨是让每个孩子都有成为创客的可能。天才少年是存在的,但不能通过高压的学习来培养成才。现在孩子都衣食无忧,他们不会因为提前毕业而多拿几年的工资,天才少年班没有太大的意义。徐琨的父亲徐乃庄老师,在上海交大带过首届少年班。不过,父亲并没有用“神童模式”培养他,让他在高压的学习环境下成长,而是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登山是徐琨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有别于很多追求极高海拔的攀登者,徐琨更享受一些高难度的技术型山峰。这源于父亲,小时候,父亲在寒暑假经常带他去登山。小学一年级,徐琨就跟着少年班的哥哥姐姐们在杭州疯玩了十几天,晚上借住浙江大学宿舍,白天出去爬山、探访古迹,非常开心。

去年暑假,徐琨带领一批小朋友成功登顶富士山。徐琨认为登山经历教会了他许多,因为创业和登山都面临着类似的风险管理问题,在登山中遇到的危险,其后果往往比公司风险严重得多,所以创业者和登山者都要时刻保持清醒,随时评估所处的风险状况。学会评估风险,与风险共处,也是徐琨在疫情期间没有背负太大的心理压力的原因之一。

对自己的儿子,徐琨也和自己父亲一样,希望儿子做个快乐的人,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何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徐琨也给出了他的见解,他认为就要多看多输入,给孩子一个愉快而开放的环境,这和培养艺术的鉴赏能力相同,要多看别人的创意。

但在看的过程中,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和痛苦,有一天创意会自己冒出来的,否则他会把创意和痛苦联系起来。总之,就是让小孩在愉快的环境下多看,多接触,并且把各种工具教会他,在创意显现的时候就会运用了。

徐琨认为,创客教育是创意的实现,哪怕机器人取代了人们绝大多数的工作,创客教育也能为人们留有最后一条活路,保留一些创造性的工作与活动。

来源:STEAM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除STEAM在线·观察家原创文章外,STEAM在线·观察家分享和转载的文章皆为促进STEAM教育行业在中国的发展,仅做学习交流,非商业用途,都会注明来源,如文章、照片的原作者有异议,请联系后台快速处理或删除,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