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伯克利前校长杜宁凯:未来更要深度学习

 看点    因为深度学习的原因,我与包括杜宁凯教授在内的一些教育创新领域的翘楚们打交道多了起来,与他们的相处是我一生中十分难得的机会,他们常常让我自省:很多人,当你接触他们的时候,本身就是一种学习,你能感觉到这些人的自律、修养、效率、分寸,认真与同理心。
2020年7月份的时候,我再次邀请杜宁凯教授为年会的主题演讲嘉宾,他同意了。到了12月份他按约定给我发来了三份文件:一份PPT,一份13页的演讲稿原件,一份演讲视频。我看到的13页演讲原文段落分明,重点突出,排版清晰。他对当前快速发展的信息社会十分熟悉。演讲包含了从教育到民生、从困难到机遇、从眼下到未来、从微观到宏观,这让我有机会看到一个世界一流大学校长的眼界是整个世界,是所有的民众,也让我看到他如此认真办事情的态度:在文稿中他甚至用不同颜色标出了重点。
如果我们每一位校长,都能关心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界,认真的做事情,那么我们的教师会怎样?我们培养的学生会怎样?我们一直说要培养学生的领导力,要培养学生成为世界公民,要培养学生改变世界的能力。
那么,谁来培养?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有没有这样的能力?
前总理温家宝说一个民族要有仰望星空的人,我觉得星空就是眼下这个世界,我们每一个普通大众就是一颗颗星星。我们每一位校长教师都应该关心我们学校之外的社会:只有关心世界,才能领导世界。
——厚彬
文章太长,摘录分享如下: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能和大家交谈。我是尼古拉斯·德克斯教授,我之前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目前是纽约科学院院长。感谢厚彬和深度学习年会邀请我来做主题演讲。
图片
 
危机 | 新冠带来了巨大的破坏——远程教育问题、数字技术问题、国考取消、大学停课,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这一切为教师、政策制定者、家长乃至关心教育的人带来了系列难题。同时也影响着我们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工作方式,与爱的人沟通,购买食物,甚至是学习。4月初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计,全球近85%注册学员的学习受到了大流行的干扰——全球165多所学校的超过14.6亿名学生停课。其中许多人因为封锁和社交距离措施最终不得不线上学习。无论是Zoom、Microsoft Teams还是手机应用程序,教育领域的技术进步都是惊人的——原本预计10年后才能实现的进步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实现了。
技术 | 目前技术变化还没普及,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地区还没有这些先进的技术——地理位置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教育的媒介会是书本,还是电视、广播或互联网。欧盟委员会发现,即使在欧洲,也有10个国家的四年级学生上网的机会不及发达地区同龄人的一半。当然,低收入国家的人们上网机会更少——苏丹、莱索托和冈比亚等地的极度贫困家庭中,只有不到10%的家庭有电。我们还要认识到技术只是媒介,技术本身并不保证会产生积极的教育成果,这一点很重要。 
图片
过去 | 早在古雅典时期,人们就意识到了积极的“体验式”学习的重要性,认为学校需要与外界接触。苏格拉底把对话作为教学的主要媒介,他会带着学生在城市里“漫步”。苏格拉底的得意弟子柏拉图说,“自由的灵魂不应该盲目地学习……(因为)大脑是记不住被迫灌输的东西的”。中国的孔子也曾通过提问的方式引导学生探索知识。孔子说过,“我从不启发那些在思考问题过程中没有困惑的人”。
玛丽亚·蒙台梭利(Maria Montessori)用实例证明,教育“不是通过听人说话,而是通过亲身体验”来实现的。这位意大利医生及儿童发展专家开创了一种新的学习环境,能够培养有能力、有适应力的公民和善于解决问题的人。瑞士发展心理学家让·皮亚杰(Jean Piaget)也让我们明白如何在不同年龄段的经历中获得意义。他的见解为建构主义教育方法奠定了基础,学生通过提问、调查、互动和反思来构建他们的知识体系——这些都是在现代PBL课堂的特征。
图片
未来 | 我认为21世纪和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的是各种类型的学习者和劳动力。正如杜威所说,“受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人生做准备,教育就是人生”。自古希腊时代之后的几个世纪,人们就认为提问、探究和批判性思维是良好教育的标志。所以,我认为21世纪PBL具有重要意义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PBL解决的是真实的、现实的问题。第二,PBL非常适用于STEM影响下的世界,第三,PBL能培养更多样化的能力,这是学生在当今世界发展所需的“STEM思维”。
图片
首先,PBL解决的是真实的、现实的问题。PBL提出的问题要么是当今世界的突出问题,要么是与学生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以此提高学生的参与度。虽然有证据表明这种教育方法可以获得即时效益,但PBL仍然需要长期坚持。纽约科学院目前正在与Innova Schools合作——一个在秘鲁有60多个校区的教育网络——在未来几年里开发以PBL为重点的STEM创新课程设计框架,并进行教师培训,将PBL融入学校教育系统之中,实现长期影响。其实科学院相信PBL不仅能通过解决现实生活问题来提高学生的参与度和积极性,它也是一种能让学生在21世纪STEM世界中为未来做好准备的教学方法。
第二,为什么PBL适用于21世纪?在这个世纪,科技发展极大改变着世界。我们现在处于人类文明的新时代——世界经济论坛的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称之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5G/6G和生物遗传学等技术相融合的背景之下,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PBL对现代教育特别重要的第三个原因,是PBL能够培养更多21世纪技能,你也可以称之为“STEM思维”,它为学生提供了在现代世界中发展所需的工具。如上所述,PBL鼓励学生参与调查、提问和与同龄人合作,并通过所谓的“公共产品”交流“解决方案”——这是许多PBL课堂上的一个特点。
图片
总之 | PBL中的“项目”本身并不是最终目的,“项目”是培养技能和能力的工具,PBL为学生提供了机会培养21世纪生活和工作的必备技能。项目式学习为学生提供机会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是和STEM影响下的社会互补的,还可以让学生培养更多21世纪技能,让他们为现代世界做好准备。世界因新冠而“暂停”,此时,项目式学习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它为教育工作者提供机会重新设计教学和将PBL融入教学之中。教育改革和2020年一样具有挑战性,同时也充满机会和希望。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最近疫苗的发布。新冠疫苗的研究、开发、生产以及今年的推广确实是科学工作最大的印证,也是所有人乐观的源泉。
学校采用项目式学习方法之后,我们不仅要提高学生积极性和参与度,还要培养当今年轻人成为未来的创新者和问题解决者的必备能力,让他们解决跨学科的棘手问题以及人类面临气候变化和经济不平等的复杂挑战。尽管世界在后疫情时代逐渐复苏的过程中存在不确定性,我还是对即将到来的2021年保持乐观,充满期待。我非常希望大家认同我的观点,无论我们的教学模式是线上、线下还是混合模式,项目式学习对于培养学生成为未来领导者有着重要的作用。
(声明:除STEAM在线繁星学苑原创文章外,STEAM在线繁星学苑分享和转载的文章皆为促进STEAM教育行业在中国的发展,仅做学习交流,非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都会注明来源,如文章、照片的原作者有异议,请联系后台快速处理或删除,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