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教育培训行业政策风向全面解读

本文转载自 雪球网

作者:财申君Plus

Q课外培训监管政策强度的突然加大体现了政策整体怎样的调性和核心领导怎样的诉求

此次教培行业的很多政策内容,旨在规范校园培训机构促进健康发展此次新政虽然看着很严格,但是部分内容其实早在当时就已经有了,只是没有执行到位。

自2018年文件出台以后,校外培训机构的乱象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这背后有两方面的原因:

1.随着经济的不景气,大量的资本涌入教培行业,改变了很多行业的现象;

2.由于疫情的爆发,在线教育一下子有了高光的时刻,在融资等各方面都表现得特别强,比如作业帮、猿辅导在央视春晚前的广告中纷纷亮相,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北京正在率先做试点,处于一个开山辟路的阶段,现在专门成立了一个跨部门的工作专班,每天一开会,每周市领导再开一次会,每两周市委书记再开一次会,其中牵扯到的内容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

Q课外培训作为一种刚需从监管的角度出发如何判断机构是否合规的度在哪里

针对校外培训,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北京的参培率在70%左右,领先全国。但是放眼日本、韩国包括港台地区,北京70%的参培率相对都是低的。

这一次,高层之所以要大力治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资本的介入。过去一段时间不仅在教育行业包括其他的相关行业因为资本的过度介入出现了很多的乱象资本的逻辑取代了教育的逻辑因此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根据我们的统计,由于资本的涌入,绝大多数的教培机构哪怕是赔钱了,也要推出零元课或者9元课来吸引用户。除了教育行业,包括近期高层对阿里和美团的处罚,其实也是我们政府有有意识地关注到了资本。在其他的行业做跑马圈地,引起的影响没有这么大,但是在教育行业,资本的介入动了很多的根基,这里面的乱象就包括造成了家长焦虑、虚假宣传、超纲教学、没有教师资质等问题。但是从政府的角度出发还没有到需要一棍子打死的地步

以5月14号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学习条例的第15条为例,其中关于2018年司法部的进程稿中包括了关于线下培训机构和线上培训机构。

其中关于线上培训机构的那一条说明,虽然做了比较大的内容修改,但是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说明政府对于在线培训还是很难做到完全的杜绝因为国内禁止提供线上了说不定就通过国外提供了

但是针对2018年的提出的规定,这一次肯定是要落到实处的。我个人认为,现在绝大多数的培训机构,包括线上的和线下的,违规的是绝大多数,完全合规的是少数。所以这一次大家应该还要关注一下6月1号即将要实施的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里边有一些新的法条配合新的法条有些工作可能还要重新再做

Q关于课外培训治理的相关举措是会将学生的双休日和课余时间更多地安排在学校内还是会禁止学生假期在校外上培训班哪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会更大

关于之前的征求意见稿已经来来回回的有了几个版本, 根据我从5月21中央深改委的会议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未来会跟进最严格的版本,以上的几种情况可能都会面临禁止。但有一点是可以100%确认的就是学校下午3~5点的放学后时间由政府统一购买服务的方式由学校为学生提供保障目前已经在北京的学校开始了目前原则上是自愿的但是不排除未来会改成强制

至于周六周日拿出一天来上课,这件事的初衷其实主要是为了减轻家长的负担,一方面是金钱的负担,再一方面是精力的负担。政府方面觉得家长周一到周五上班挺忙挺累了,如果周六周日还要陪孩子上培训班,那就既没时间,也没精力,所以政府就帮家长照看一下孩子。这样的话,家长就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剩下的一天也可以享受一下亲子时光。

我们之前曾经调研过,以色列就是每周六都上课的,但是背后的原因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目前教育部的文件应该已经出来了,大家应该很快都能看见,包括比如一到三年级需不需要布置作业,四到六年级需要布置多少作业,初中高中布置多少,在这份文件中都将是公开的。

Q政府集中采购的课外培训机构服务是由政府付费吗相关的支出是来自于每年4%GDP的教育支出吗

这项服务是由政府统一向课外培训机构购买,由机构到学校里去开展客户辅导。但是这方面的投入不需要太多考虑,相比于教育总的盘子,这块的支付并不会太多。

比如在今年的民促法中就多次提到了要促进职业教育的发展,我能够看出今天中央财政给专门职业教育的公司拨了一笔经费,此前是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费的。

另外,目前校外培训问题主要集中在发达的地区和财力较好的地区,反倒是发展一般的地区,校外培训机构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所以现在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师资、场地等的问题,以及如何公平地面向所有孩子提供平等的服务,而钱的问题应该是排在之后才需要讨论的。

Q就监管机制来说政府是否会限制课外培训的价格以及未来是否会完全禁止校外机构的假期培训

关于校外培训机构的政府指导价很快就会敲定。至于是否会完全禁止,由于相关的教育政策一直处于一个很多变的状态,不排除在治理之初会下一些猛药。比如即将在今年6月1日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第33条规定学校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间组织义务教育阶段的未成年学生集体补课加重其学习负担这一条是法定的

这里没有明说禁止校外培训机构,但是上面的说法是,校外培训机构参照此条。也就是说,从法律的角度出发,学校在寒暑假期间组织学生集体补习的做法已经不行了包括也不得向外采购之类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师资和场地的问题,有没有那么多师资和场地来做这件事,能否为孩子提供一个公平的接受这项服务的平台。价格的话,政府采购肯定价格是低的,是走量的,培训机构会不会选择这条路也要看自身的资源和制度。

Q关于培训机构扩张北京目前面临大面积停课整顿山西等地也明确停止了新网点的扩张未来是否会有限制扩张方面的规定出台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听说北京或者哪里要停止审批,而且山西用的是暂停也就是说各地方都在等中央的文件另外关于北京的大范围停课整顿,主要是因为北京的校外培训机构实在是太乱了,其中的违规比较多。根据我们的统计,在北京,小作坊式的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数量是最多的。

除此以外,还有很多有照无证的,也就是有工商营业执照,但是没有办学许可证,这种违规机构的数量比证照齐全的机构数量还要大,因此打算借这一次疫情的机会让所有机构都不得开课只有最终符合条件的才能再来开课

过去,可能只有营业执照的也让开了,但是这一次要求的是证照齐全,如果你没有的话,不会允许重新开课的。另外,上周还推出了资金监管的文件,在关于顾客的条例里面又专门新增一条,就是机构的资金必须得纳入监管,也就是说机构的预收费必须得纳入资金监管如果你没有纳入监管的话也不会允许重新开课

另外,在教培行业中还存在一类跨地区经营的违规现象。由于我国的义务教育法规定我们的义务教育是以县级人民政府为准则的,聚焦到北上津渝这几个直辖市,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就是以区委单位来批准的。也就是说当一个机构在某个区申请了办学许可证以后,想要到另一个区开设教学点的话,需要另外申请新的办学许可证。过去存在一些机构,只在几个区申请了办学许可,然后把教学点开到了远超许可范围的地区,未来针对这种情况,监管也会更加严格。但是至于未来各地方的审批力度,尺度和力度可能还会有各地方自身具体的考量。

到目前为止,其实并没有停止校外培训机构的审批,但是确实因为治理方面的要求趋严,导致机构要想过审的周期变长了。所以目前好多地方基本上还是持观望的态度,至于会不会完全停止新校外培训机构的审批还需要等中央的文件

Q资本化的考虑

有机构想要在政策落地前抢跑,对于个体来讲可能是好事情,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讲,会吸引更多监管上的关注,政府也会有矛盾,要稳金融稳就业,但太大的动作还是会引发更强的监管。

Q:线下20多万培训机构越小越不规范越小越难监管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会有怎样的措施

K12培训这个系统已经存在了很长的时间,需求接近于刚需。如果拉长时间段看,从1990年到现在,我们出台过很多政策,大部分是处在反反复复的过程中,有些会被推翻,有些会修改。

但我们目前提到的乱象,主要是因为资本的介入,相反,那些中小型的机构对于市场的扰乱程度并没有特别大,所以近期的整治对象是这些大机构,因为随着政府指导价的退出、教学时间的严控(3:30-5:30在校课后服务、8:30以后不得开展教学)、资金监管趋严、教师资格证严查等措施出台,没有一定规模的小机构可能本身就无法生存了

近期的监管措施还包括

1)超纲教学的监管,我们近期的措施是通报了两个区的几所学校,专门抽查了期中考试题,看看有没有还没学到却考到的问题,希望从校内不超前考试来减少超前学习的需求。

2)对于学校老师补课的问题,我们今年也严厉处罚了三名教师以起到警示作用。

总之,近期的监管肯定会保持一个高压的强度,近期出现问题的机构我们也都是顶格处罚,虽然被处罚的机构会存在多项违规,但我们通常会选择最容易取证、最不容易被反驳的点去进行处罚,可以加快整治的力度和速度。

Q:网传的教培机构不得上市的消息我们怎么看

关于这个点,我们原来的方案里确实是有这一条,但最后有没有保留,要看5月21号深改委的会议最终文件,但是政府更希望的是教育培训机构可以存在,但是希望更做一些长线的、扎实的工作,就像521会议提到的,做一个良心的行业,不是一个逐利的产业。因此今天的很多政策其实都是对于资本入侵这个行业的阻击。

Q:课外培训可能对于个人来讲是有效的但对于社会整体而言可能是无效的甚至是有负面影响的所以政府是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整顿到什么程度才算是有成效了

我目前是分长期和短期来看待的。短期是各地政府要交作业,因为目前已经把政治校外培训机构提升到了政治的高度,要求各地政府要在7.1之前取得标志性的成果,所以短期各地政府都有交作业的任务。

长期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虽然政府和家庭都非常重视教育,但教育在政府体系里是一个工具,要跟着社会稳定、社会发展的需求去走。比如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便允许了教育产业化,民办教育也是改革开放之际应运而生。疫情期间大家就业不好,于是就要求大学、研究生去扩招。当下,最关键的就是教育的公平,需要教育公平,同时为家长减负。

公平:现在我们的社会矛盾是非常尖锐的,因此我们政府很希望教育可以作为一个维稳的工具。因此我们看到高考自主招生又退回来了;也看到今年一直强调职普比,因为我们的劳动力就业市场无法吸纳那么多白领,只能吸纳蓝领,这个矛盾不能只交给高考,所以也要放到中考。

家长减负:就像你刚才说的,补习对于个体可能有提高,但对于整体来说很难,好比剧场效应,只要有一个人站起来,其他人都要站起来,但当所有人都站起来,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政府目前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坐下,至于能不能达到,不好说。当然我们也寄希望于家长负担减轻了以后生育率会提升,因为现在很多家庭的焦虑很大原因是独生子女,这个焦虑才特别的迫切,同时资本注入后,这个现象又开始加剧。因此当前是一个不得不下猛药的阶段。当然猛药一定会有副作用,但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Q:头部机构的复课进程

复课我们一直在推进,但整体来讲进度是非常慢的,培训机构必须完全达到要求才能复课。对于头部机构来讲,教师资格证、资金监管依然是比较难完全合规的问题。

Q:广告投放的限制

广告之前也闹得沸沸扬扬,之前说禁广告是无法无据,但目前已经基本解决了,因为广告都多少有违规的成分存在,只要有违规,我们就严打,近期几乎周周都有处罚。包括线下的广告,头部机构会有进校宣传的方法,目前也要禁止。我们之所以要调查优胜教育,我们可能准备吊销他的办学许可证,就是发现了他跟学校之间有勾连。我们也要处罚海淀区教委,至于他会不会处罚下面的学校,还不清楚。现在北京地区的户外广告主流媒体已经基本都撤了目前有些电视剧中的广告还保留还有些央视广告还在沟通目前广告媒体基本都是国有的都会严格执行包括分众这类民营的媒体投放广告的物业很多都是国营的都是可以被管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