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观点:“双减”政策对STEAM教育有哪些影响?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双减”政策对于学科类培训机构经营资质、营业时间、资本化运作等各方面进行了明确限制,被学科类培训机构称之为“组合拳”的重击。

随着“双减”政策的发布,各大教育机构股价应声而跌。7月26日,A股教育板块,学大教育、昂立教育、中公教育等昔日明星教育股均以跌停收盘;港股教育板块亦集体跳水,新东方收盘大跌47.02%;美股教育股上周末已经先行崩盘,好未来(学而思)、新东方等较股价高点已跌去九成。

无数学科类教育企业不得不面临转型、或剥离、或彻底退出市场的困境,悲观情绪蔓延整个教育行业,也影响到部分STEAM教育行业同仁对于未来的信心,甚至有业内人士发出“学科是死,素质类也是苟活”的悲叹。

STEAM在线观察家近期采访了多位国内STEAM教育方面的权威专家——东南大学脑与学习科学系主任、研究生导师柏毅教授,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副教授、FABO“数制”工坊创始人丁峻峰,鲨鱼公园董事长&CEO张永琪,寓乐湾创始人兼CEO刘斌立,上海STEM云中心创始人张逸中博士,河北省高阳县教体局仪器站副站长、STEAM科创教育专家宋博阳,成都阿布空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范文睿,他们都在STEAM、科创教育领域内耕耘多年,有很多独到的见解,让我们来听听这些大咖的观点,或许对行业同仁的决策有所帮助。

以下观点按专家姓名首字母排序。

01

“双减”政策对STEAM教育行业有哪些影响?

柏毅教授

研究生导师

东南大学脑与学习科学系主任

我觉得首先是要明白国家出台这个“双减”政策的目的是什么?它是针对现在学生学业负担过重而出台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是我们的传统教育中评价学生仍然多是由单一成绩导向的,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学生负荷过重;二是由于教育内卷的问题引起;在这其中一些机构培训起到了负面作用,他们所提供的培训内容,都是针对学校学科教学的强化性辅导,从而增加了家长和学生的负担。同时一些机构涉嫌虚构教师经历、低价诱惑、制造焦虑等不良营销策略,给社会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个人认为“双减”政策对于那些进行学科内容强化培训的机构将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对于STEAM教育行业的影响,我觉得如果我们的STEAM教育行业是真正的从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提高学生思维发展的这个角度来进行设计的话,那么我觉得对他们的影响应该是不大的;相反,我甚至觉得很有可能是真正专注STEAM教育行业机构的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

丁峻峰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副教授

FABO“数制”工坊创始人

这一波“双减”政策强势出台,确实看出来中央对于学科教育的课外补课生态的畸形现状的决策,并及时表明了遏制学科教育资本化的态度和决心。

同时,为了让学生能全面发展,中央也明显提出了“多加”的引导:对于艺术、科创、体育等非学科、素质教育的倾斜和鼓励。素质教育是综合型人才培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打造科创强国的未来人才培养的重要要素。

STEAM教育强调横向知识贯穿,将学科知识灵活运用在解决现实社会和人类问题挑战中,通过探索和场景活化学习,增进学生对于真实问题的理解并强化体验式学习过程,从而发掘学生学习的内驱力和创新能动性。培育学生工程思维,科学素养,设计和创新能力。所以STEAM教育本质上符合国家人才培育的顶层逻辑,好的STEAM内容必然会获得认可并不断壮大和发展。

范文睿

成都阿布教育创始人兼CEO

双减政策对于STEAM教育短期局部利空,总体和远景向好。

双减政策明确是以公立学校为主体,学生的时间大量会从校外转移到校内,加之STEAM教育本身并不是刚需,这个暑期结束后的校外秋季招生难度增大,短期承压。

总体上来看STEAM教育符合国家战略和未来社会对人才需求的定位并未改变,如果找到符合政策趋势的时空场景和商业模式,仍有不错的前景。

刘斌立

寓乐湾创始人兼CEO

双减政策辐射的重点,主要是以学科教育为主,而STEAM教育作为素质教育范畴,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

其中,比较关键的部分是对于校外培训及课后服务两个板块。从校外培训的角度上来看,目前出台的政策,对于中小学阶段的学科教育进行了大规模遏制,但对于素质教育并没有出台严格的执行政策。所以在这一角度上,政策要求学生从学科培训中解脱出来,也必将在一定时间内增加对于学科以外的素质教育培训的需求,对于STEAM教育也会是一个比较好的增长机会。

同时,双减政策中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性与资金等方面都提出了严格的要求,这也无形中增加了校外培训机构的门槛及扩张难度。另一方面,校内课后服务时间的延长,也导致了学生校外时间的缩短,其实对于整体校外培训行业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对于STEAM教育行业乃至整体的教育培训行业来讲,新政的出台不仅是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更是对于目前混乱的教培行业进行规范化,从而优化教育环境。

宋博阳

STEAM科创教育专家

河北省高阳县教体局仪器站副站长

STEAM教育行业,无论企业、机构还是个人,要把教育的公益性摆在最前面,不能忘记教育的根本,要一切从学生出发,为了一切学生的素质提升;

对于STEAM教育行业,无论企业、机构还是个人,都会进行重新洗牌,占位,一心为学生,能够为教育做好服务的“适者”(不忘教育初心)生存;

STEAM教育行业的营销理念和经营策略以及产品系列,无论线上和线下,肯定是要回到教育本真的状态上来,要求真务实,定好自己的位,还要精准定位定服务目标和人群,遵从人的发展规律办事,做好学校教育的补充。

张永琪

鲨鱼公园董事长&CEO

有几个角度理解这个问题。如果从业务市场角度看影响,这是上游拦截水坝即将溃口,竞争激烈的学科应试领域机构大量关注和转型STEAM教育,极大提升STEAM教育的需求和关注度,赛道拥挤,内容鱼龙混杂。

如果从学科内容角度看影响,STEAM更应该关注全民科学素养行动纲要提出的发展计划,“双减”影响K2教育,从家长意识提升看,并没有给STEAM带来可观的反作用,很多素质教育的科创机构也需要完善一些办学要求,比如:预收管理、学费限时、广告监管。

张逸中博士

上海STEM云中心创始人

双减政策,我觉得主要还是集中针对学科教育类培训机构的严管,用以来调整学校的教育结构以及目标,可能会出现一些教育从业者的转型趋势,校外机构会更关注素质教育,包括音乐、美术、体育、科技,这些领域应该是比较提倡和鼓励。

短时间内校外机构依然在这个风向标下,那么可能要做好这样的培训机构也是有一些难度,很可能会被牵连或无差别对待,所以可能比较多的情况是,更多的STEAM教育相关机构会进入到公立体校,为公立体校提供服务。

02

STEAM教育机构应该如何积极应对?

柏毅教授

研究生导师

东南大学脑与学习科学系主任

我觉得这个问题首先在于,你建立这样一个机构时的初衷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如果仅仅是希望借助STEAM的热潮来蹭一把,然后做了一些与其他教育培训机构相似的培训内容,那我觉得肯定会存在问题,也必将对他产生影响。

如果我们的STEAM机构设立的初衷真是为了关注学生的科学素养培养,从培养学生的科学知识、科学能力和科学态度这样的维度上来进行课程设计,那么我想这样的STEAM机构生存和发展是很有前景的;因此,所谓积极的应对方式就需要我们的STEAM机构深化在促进学生科学素养能力提升方面的课程设计能力、课程实施能力和课程组织保障能力!我想学生、家长和社会对此应该是欢迎的。

丁峻峰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副教授

FABO“数制”工坊创始人

目前正值我们国家往创新和素质教育转型发展过程中,系统和制度的建构都处于初期阶段。STEAM教育团队和机构,如果能把握时代发展带来教育的变革的时机,将挑战和需求转化成动力和机遇,在STEAM教育的课程内容、系统理论、评价标准等方面抓住痛点,提出方案,开拓模式,必将能打造一片教育新天地。

范文睿

成都阿布教育创始人兼CEO

聚焦高质量发展,回归教育初心,开发STEAM的优质课程。

教育改革和市场需求相互交织,我们认为政策的底层逻辑除了降低内卷促进教育公平和均衡,还有促进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改革还会持续,尤其是对考核标准,可以预期未来会有更多考察学生视野的广度、思维的深度和知识应用能力的内容。所以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都需要优质的课程和师资,更深入的理解STEAM教育内涵,持续开发和迭代特色优质课程是坚持到曙光的基石。

刘斌立

寓乐湾创始人兼CEO

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拥抱政策的变化,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深刻领会“双减”工作重要意义。

其次,对于STEAM教育机构来讲,除了把握现有市场中从学科培训转至STEAM教育培训的生源红利外,要认真打磨自身产品及课程,提升品质,为公立校提供优质课后服务内容,减轻学校教学负担的同时,也为自身创造更多持续发展的机会。

宋博阳

STEAM科创教育专家

河北省高阳县教体局仪器站副站长

静下心来,查漏补缺,把利益心降下来,公益心升上去。

研磨国家课程标准和教材,改进自己的机构教材,与国家的教育政策和教学要求合拍。

相关机构举办人和从业人员或者教育企业,要对自己使用或生产的无形产品或者有形产品,进行赋能改造,从表面化向更深入发展,并与学科教学紧密结合,形成教学的补充,从实践活动的层面助力学有余力的学生学校教学实施和拓展。

张永琪

鲨鱼公园董事长&CEO

应积极与转型教育机构合作,形成共赢模式,但这需要调整很多已有的商业模式规则,比如:与教育机构合作需要适应对方的课程和教学安排,大部分教学机构都有教研团队,他们需要主导意见。与英语机构合作需要适应STEAM+的灵活性。这些都考验STEAM教育机构的兼容性、课程优秀性,以及创新高效的想法。

同时,鲨鱼公园也认为供应链的制造与材料及时保障,也是STEAM的积极应对的优势,我们采取教学内容、课程设计免费开放,科学材料保障收取一定费用。

STEAM之前的企业较多为中小微企业,与大型教育机构合作也应量力而行,容易造成变化大变化快之下,质量和支持发生变形。

张逸中博士

上海STEM云中心创始人

我觉得STEAM教育机构应该更关注产品和相关的课程服务,一方面如何进入公立校体系作为重要的课后补充,应该更好地对产品、内容进行梳理。

另外,对于校外的部分,目前依然还是需要更关注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

03

您对STEAM教育行业长期发展看好吗?

柏毅教授

研究生导师

东南大学脑与学习科学系主任

对于STEAM教育行业的长期发展,我是肯定看好的。原因很简单,从我们国家包括国务院、中国科协等,近一段时间出台的各个与科学教育相关的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培养二十一世纪人才的一个重大的需求,就是学生的科学素养和创新能力。这正是STEAM教育中非常强调和重视的,在STEAM教育的过程中,我们强调学科融合、科学探究、合作学习等,这种科学的教育方式对于提升学生的科学素养是非常有帮助的。

教育部学位委员会,前段时间刚刚召开了一个关于科学教育、人文社科领域人才培养的重要会议,组织了较大规模的研讨,在这个会议当中把科学教育放在了首位。STEAM教育是科学教育的一种重要方式,包括PBL、5E、人工智能教育等,实际上都是STEAM教育产业当中可以深度挖掘的内容,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在这些方面去进行深度的挖掘呢?所以我相信,如果STEAM教育行业能够在这些领域当中进行深度挖掘、进行课程设计,那么这样的教育培训将受到学生、家长和社会欢迎。

所以,我们认为“双减”政策对STEAM教育行业的发展是长期利好的,它是一个正确的导向,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努力朝这个方向去发展。

丁峻峰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副教授

FABO“数制”工坊创始人

我是一定继续看好STEAM和其他的素质教育赛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和FABO/数制工坊团队一直持续努力,开发一套合适中国学校、老师和学生的跨学科STEAM+PBL课程体系。并联合多方,一起建构有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健康有序的创新教育生态。

但是,不管是哪个赛道的教育,行业能得到长期可持续优质的发展,必然基于我们对于教育的育人本质的理解。初心不改,砺力前行。

范文睿

成都阿布教育创始人兼CEO

加强和公立校的合作,学校的需求变大。

政策中明确指出学校需要加强课后服务质量,学校教师在常规教学时间的强度已经比较大了,还要再提高课后服务质量,对校内老师的要求很高。所以学校是有购买第三方社会服务的需求,尤其是一线城市学校(家长很看重学校的办学质量)。

STEAM教育符合课后服务的品类要求,探索进校业务是当前比较明确的方向。

刘斌立

寓乐湾创始人兼CEO

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及公民认知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家长重视培养孩子的综合素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而STEAM教育作为跨学科融合的培养模式,恰恰符合了这一特征。从政策的角度来看,目前国家依然在大力推进STEAM教育。

此外,受到双减政策影响,对于学生学科减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也无形当中为STEAM教育带来了更好的发展机会。但新政的出台将会对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在这一过程中势必会迎来大浪淘沙,最终留下一批真正优质的STEAM教育企业。

宋博阳

STEAM科创教育专家

河北省高阳县教体局仪器站副站长

审慎乐观,要回归社会教育本来面目—补强与助力。

STEAM教育行业长期发展看,需要转型升级,在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做好服务上下功夫,而不是只做些表面文章。

在STEAM教师培养上,要对标国家政策,尤其是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中小学科学、综合实践活动和信息科技,还要关注语数外基础学科和政史地音体美其他学科,也就是说要把我们的STEAM课程教师精准到位,而不是凑合着来。STEAM教师的培养、STEAM课程的设计与实施、家长和社会的STEAM教育认可度,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是一个反复调整的曲折过程,要与时俱进还要特色彰显,更要有实际效果表达,需要STEAM教育从业者实践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地实际之路。

张永琪

鲨鱼公园董事长&CEO

这次双减表明的政府对教育改革的彻底决心,远期方针与STEAM长期发展方向一致,孩子快乐和好奇心教育初心,实践探索,掌握方法,重视未来科技人才思考问题方法培养,将家长从死盯应试成绩中解放出来,未来STEAM教育必将成为新教育的思想代表。

张逸中博士

上海STEM云中心创始人

STEAM教育的长期发展,更重要的是对于这个行业的深度理解,我们过去还是停留在于一些科技动手制作,是以产品导向的内容,如果要长期发展,应该关注STEAM教育跟我们传统学习之间的关系,首先要理清楚这个关系。

我认为STEAM教育最重要的还是帮助学生提升学习效率,帮助他们能够有更好的学习兴趣,然后包括知识的应用,在科技方面如果要走得扎实,STEAM教育应该是成为校内重要的补充和学习手段,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行业会走得很远,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兴趣教育。我对STEAM长期看好的原因是这个趋势会慢慢体现出来,优势会慢慢体现出来。

从以上专家的观点我们可以看出,有几点共识:

1、目前“双减”政策对STEAM教育总体是利好的。大家对STEAM教育的未来发展普遍看好,因为这是符合国家科创教育大政策、大趋势的,做好STEAM教育对孩子、家庭和社会都有非常大的好处,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为国家培养科技创新人才等等。

2、STEAM教育也存在诸多问题,如课程质量参差不齐、对核心教育本质认识不清楚、教师培训脱节、教学服务质量不高等,这都是日后需要行业同仁提升和改善的。

3、做STEAM教育还是需要立足于长远,不要寄望于过度营销,还是需要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做教研和服务,从教育初心出发,才能走得长远。

与各位同仁共勉!

来源:STEAM在线观察家,转载请注明出处。